Browsing: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中国留学生 杜克 篮球 ——写在杜克男篮夺冠的时刻 作者:李治中 (Ph.D, Duke 2009 ) 作者按:为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电视台消灭英文缩写的号召,作者在本文中尽量减少英文缩写的使用,带来的不便敬请大家谅解。 不参加一次Campout,那你就out了! 不去看一次现场篮球,那你就out了! 不大喊一声Go To Hell,…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初来美国,离乡背井。 时处境不佳,感遇伤怀。自比诗中英雄气短,兵败山倒。 如今再看,才觉早先的考验真是金石可贵。摘拙作于此,望与大家共勉。 戎军北上,冰盖寒霜, 孤鸿折翅,溃落斜阳。 飞骑千岭,家书一张, 塞落千堆雪,恨泊他乡。 凭栏忘,曲尽,相思声声断肠, 独斟酒,追歌,唇舌盏盏溢伤。 恨少年意气,骄纵狂放,千年征伐万年沧桑, 怎地生死两处,爱恨阴阳,空忆飞雪疡,薄情字字难当。 何故一字一句,决绝仓皇, 何故一步一别,血泪茫茫。 – 李畅,杜克Spouse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教材的问题反映出中国越来越深刻的城乡差别。这种教材放在北京,可能还不错,但对于实际上只能考虑应试教育的农村来说,教材问题多多。在小小的茶陵,县城与乡下也有很大差别。城里有英语幼儿园,而在县城最好的解放路小学,英语也很受重视。但其所以受重视,也不过是因为县城里的人比农民更明白以后英语的竞争优势,也更有能力为孩子提供机会。教育现在就是考试的代名词,茶陵县城那仅有的几个书店全都是名副其实的考试书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书是教辅材料。 而农村的整体文化现状,则实在是当得上“荒凉”二字,令人堪忧。 农村的文化娱乐很少,打牌、赌搏是除了赚钱以外人们生活的唯一中心。任何时候,走进任何一家闲坐的农户,牌桌都是不可避免的。甚至丧礼上的锣鼓班子,也会一边奏乐一边忙着打牌,输赢则从几角、几块到县城里的成千上万!出外打工辛苦一年挣的几千块钱,在新年这种“娱乐季节”可能就会在瞬间消失,这些打工崽只好沮丧地返回城市,在沿海的血汗工厂靠出卖自己的血汗和青春挣点小钱。我在调查时碰到的最凄惨的丧礼,就是那些在外打工由于事故、过劳而死的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的丧礼。因为这是不到寿年、死在外边的凶死!至于那些尚未成家就客死他乡的青年男女,则连丧礼都没有资格办,只能成为游荡作乱的孤魂野鬼。在一次安抚这种亡魂的法事后,一对夫妇在给我看几年前病亡在外的儿子的小照片时,还是禁不住泪如雨下。这两年农村传统民俗、宗教活动恢复很多,比如庙会、各种法事,这虽然有利于我自己的田野工作,但必须正视其背后反映出的农村精神生活的匮乏与生活压力的沉重。年轻人外出打工也造成了留守子女的教育问题。因为老人带孙辈,溺爱、放任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仅在我教的五年级二班,一学期内,就有两个学生因偷窃(价值上千元)和严重违反校规被开除回家,这两个孩子的未来会怎么样呢?而这决不可能是偶然现象。 快元旦的时候,我匆匆地结束了英语课,因为学校要停课全力复习语文和数学。五年级英语虽然从今年开始全县统考,但因不是升学考试的内容,便没有安排复习时间。统考的试卷,听力占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比重。看着乡教育办那几台巨大的老古董录音机(老师上课可没有资格使用),我想教育的差别是一目了然的。一月中旬,考试结果出来了,我的班是全年级第一名。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我去给班上的学生发奖,也算是告别。很多孩子写了些言语稚嫩而真挚的信来挽留我。我能说什么呢?一个学期真的太短了。他们是我所教过的最可爱的学生。他们会在上课时彼此吵闹而向我告状。他们会在学了“how old are you?”后大声地问我的年龄。期中考试后得到奖品的孩子们以后每一堂课都积极地发言,并把我奖给他们的书天天都骄傲地摆在课桌上。每次我宣布下课,他们马上就会冲出教室,在校园里无忧无虑地玩闹。他们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他们与城里孩子的天壤之别。他们一点也没有想到他们将要面对的艰难人生。而他们的父辈,那些我熟悉的村人则带着对孩子的期望辛辛苦苦地日夜劳作挣着血汗钱。 我所做的会有什么效果吗?会不会有学生就此喜欢上英语?会不会学生们会有好一点的基础?如果对一、两个学生的将来有所帮助,我想我就应该满意了。在这些日子里,茶陵的父老乡亲所给与我的,与其说是写一个博士论文的素材,不如说是帮我形成了一个对中国民间文化的基本立场。可以说,我的所得,是我终身难以回报的,而我所能做的却是这么微薄。只能在心下默默地祈愿,祝愿每一个孩子,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上,都会有一个美好的前程。 田野里一片嫩绿,春耕就要开始了。我开始逐渐熟悉农村的点点滴滴,但我就要走了。什么时候还能回来呢?什么时候还能来再呆得久一点呢?那些熟悉的面庞与声音,那些笑脸与热情,使我对生活与事业都有了新的理解。这片土地所给与我的,是我一生中都可以不断汲取的力量。带着祝福与期望,我走了。我还会回来的,因为我已成了这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同这里的黄昏和雨水,湛蓝,还有金黄。(全文完)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编者按:首先让我们来听听“平民总理”温家宝在会见旅比华人华侨时说过的一段感言:“我也有一个梦,一个愿望:希望每个中国人都能生活好,让农村的孩子都能上学,让每个到就业年龄的人都能有工作。让人民不至于因为生病而烦恼,解决他们的医疗,特别是农村医疗问题。我想,这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 “梦想行动国际”由一个留学美国的中国学生创立的非营利组织,于2004年5月在美国北卡州注册,总部设在杜克大学。他们的目标是“希望有一天, 每一个孩子,都能实现他们的梦想;同时,在发达地区的青少年有更多的社会责任感去帮助欠发达地区的同龄人。”“梦想行动国际”还有一个响亮的六字口号:关怀,参与,杰出。 今天我们的网站登载一篇支教同学的回忆文章。彭牧,青海人。本科毕业于复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在北大中文系执教四年后,来到宾夕法利亚大学(UPenn)攻读民俗学(Folklore)博士。彭牧的先生蒋洪生在杜克文学系攻读博士。如此算来,彭牧是“杜克人的媳妇”,所以这篇文章被归为“杜克人自己的故事”。 🙂 茶陵教学追记 村庄 在五谷丰盛的村庄 我安顿下来 我顺手摸到的东西越少越好! 珍惜黄昏的村庄 珍惜雨水的村庄 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海子《村庄》 在一个油菜花灿烂的早春日子,我终于下定了离开茶陵的决心。坐在颠簸的摩托车上,穿过料峭的春风,穿过梧桐影里那些熟悉的村庄、那些做过“手艺”的地方,心中感慨万千。如果说田野作业是民俗学家、人类学家的“通过仪式”的话,我确实有某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可以肯定地说,茶陵成了我最熟悉、最了解的地方。在村里生活的七个多月,在走乡串村做调查的日子里――或者以村民的角度来说“做手艺”的日子里,农村生活的节奏和律动逐渐变得生动,变得清晰,变得那么的有质感。几十年间,照猫画虎地从书本上学来的种种知识、理论,有些变成了真切可感的故事和有血有肉的人,而有些则变得遥远,令人堪发一笑。…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七、二年级生活 哇哈哈哈哈哈。。。我想起二年级的生活就开心。商学院二年级的生活,如果你早早Secure了工作offer,那真是神仙也比不了。 二年级开始全都是选修课,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在前面的文章里我说过一年级的很多课程都比较浅,广而不深,但是二年级开始就会有高级课程了。 Duke以前被人诟病金融不强,最近几年弄了几个金融方面的大牛人物,一个叫Pete Kyle,是我当时Corporate Finance的老师,现在被人挖走了,传说他是迟早要拿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一个牛人。小老头,白头发,个子不高,双眼真是让我想起小学经常用的一个词,叫 做“炯炯有神“,他上的课,简单来说就是每个词都听得明白,合成句子就不懂他说什么,惭愧惭愧。(当时问过班上同学,不完全抽样统计,一般同学跟我有同 感,1/4同学比我强,1/4同学比我还糟糕,集中包括少数同学一上他的课干脆啥也别说就睡觉)。 另外有个金融大牛老师,叫 Campell Harvey,街上都很有名的,另一个是给我们上金融衍生物的教授,(惭愧,连名字都忘了,好像也走了,学校网站上查不到他的名字了)。这些老师上的课有 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在上面口若悬河,下面同学鲜有听懂。第一次的金融衍生物作业,和几个队友一起做,我们说先分头做,然后碰头讨论,一个美国黑人同学 看见我的第一句话就说:“It’s (指作业)an animal!”…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五、好好学习 上面好像玩的东西写了很多,似乎有误导之嫌,那么现在讲讲学习的辛苦。 杜克商学院已超强的团队合作闻名,我们称自己是Team Fuqua,具体的表现有以下几点: 一入学就分成学习小组 很多课程的作业,都是小组完成,而小组的集体分,就是个人的个人分。举个例子,统计课第一个作业,一个组只用交一份,假如你的组作业是17分(满分 20),那么你们组每个人的分都是17分。期末的时候,作业占到你个人总分的40%或者更多,剩下的是你个人的期中/期末考试,出勤,上课发言等表现。 有的朋友可能会觉得吃亏,要是我的统计在我们组是最好的,我的成绩岂不是会给他们拖累了?老实说,我一开始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在回头看看,我很感 谢学校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在学会欣赏队友努力的同时,也学会分享自己的知识。为了团队的成绩,我们每个人都不遗余力的提意见,提想法,你会从团队的讨 论中发现很多闪光的思想,尽管有些不成熟。我们团队的成绩并不是最好的,没关系,只要大家一起努力过,得一个3。5还是4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些队友确实不 大好处,因为他们比较固执,难以接受别人的意见,好在我的团队里大家都比较open,有什么事情都敞开了说。 在两个小学期之后,你和你的团队成员会互相评定,你会收到一份资料,上面是你的队友对你的评价(没有名字的)。我觉得我的队友对我还是很抬举的。:) 都是一些很中肯的评价,收到以后我马上发了一个群体邮件给他们表示感谢,说你们给我的建议我都看到了。他们也都互相说了说自己收到的评价,总体上气氛是很 融洽的。 第一年有很多的案例要研究,晚上经常要弄得很晚。你晚上11/12点还看见有人在team…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三、课余生活 北卡Durham不是一个大城市,没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平时中国人聚在一起无非就是吃吃饭,聚聚会什么的。在Duke,比较有特色的活动主要有这么几个。 每个周五,晚上5点到9点,在商学院的Fox 学生活动中心(就是教学楼的一楼大厅,同时一半兼任学生餐厅)都会有一个叫做Fuqua Friday的活动。主要目的就是大家一起扯淡。:) 学校免费供应一些食品,数量不多,有的时候是pizza,有的时候是buffallo wing,味道一般,主要就是大家一起闲聊。一年级的人比较多。我一年级的时候差不多每次都去。另外就是由免费的酒类和饮料供应,葡萄酒没有留意是什么 的,啤酒是Miller赞助的,敞开肚子喝!不过开车的同学要小心,不要喝多了,美国对酒后开车也是Zero tolerance,罚起来很严厉的,千万不要心存侥幸。(后果可能是扣分,暂停驾照,吊销驾照,罚款,保费增加,一大堆麻烦事)。 有的时候Fuqua Friday会有一些主题活动,比如二月份是Chinese New Year,同时也是International Festival,各个国家有一个地方,那个国家的同学会做一些当地小吃给大家分享。我们当时做了饺子,火锅,还有一些家常菜,中国菜的前面总是有很多 人,大家也都想给中国人长长脸,做得都不错。这样的活动是要收门票的,但是如果你报名作厨师就不用门票,可以享用别人的食品。门票也不贵,10块钱好像。…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一、综述 我是杜克06年毕业的MBA,我只想尽我的努力,让大家知道在杜克的生活是怎样的。杜克是一个好学校,杜克的MBA大多数都是很优秀的人。关于杜克的生活,我很愿意跟大家分享。 杜克商学院全日制学期为20个月,八月底开学,五月中毕业。每年分为四个学期,每个学期有6个星期。基本上的安排是: 第一学期:八月底至十月中 第二学期:十一月初至十二月中 第三学期:一月底至三月初 第四学期:三月底至五月初 暑假是每年的五月中至八月中,三个月。寒假从十二月中至第二年的一月中,一个月。学期之间有些小假期,也可以去附近的地方玩一玩。 每个星期上课时间一般安排在周一,周二,周四和周五。周三一般没有课,留出来给各种各样的社团活动和找工作的活动。 每天的上课时间是: 上午:第一节课:8:00 – 10:15 第二节课:10:30 -…

我的故事 | Duke Stories
0

【作者简介】赵树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研究员。2000年7月至2001年7月,在美国杜克大学亚太研究所做访问学者。 1978年-1982年,山东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学士学位。 1987年-1990年,中共中央党校理论部硕士研究生。获法学硕士学位。 1982年-1988年,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1990年-2002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 1996年7月-1997年1月,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访问学者。 1999年5月-1999年7月,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访问学者。 2001年7月-2002年7月,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访问学者。 【正文】 如同许多中国的农民一样,我也曾努力想象美国农民过得是什么“光景”。每每下乡调研,与农民攀谈起来,常常被问起“美国农民如何如何”。于是,不 论我知道多少,都得如此这般地说道几句。因此,为了回应中国农民的问题,也为了自己的研究,几年前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时候,曾努力去体察那里的乡村生 活。 到美国的第一年,我在杜克大学,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达勒牡市(durham)。这里是美国南方,林木葱茏而水草丰沛,风光不同于北方,更不同于西 部。杜克校园绿树如荫,幽静神秘,有学者说是“弥漫着贵族气息”。著名的杜克森林环抱校园,博大深邃且生机勃发,森林里常有野鹿出没。我初到杜克,正值暑 期,安顿下来之后,每天都在图书馆或者办公室。校园生活之余,感到几分寂寞,便生出探访美国乡村的想法。恰在此时,一位在北卡大学历史系做教授的朋友来看…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