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校园生活 优美宏大的学校校园 东方特色的花园 也可看出受画家莫奈影响杜克大学拥有包括7,200英亩(29 平方千米)面积的杜克森林在内之9432英亩(37.8平方公里)土地,以及建于其上的217座建筑。最近,学校兴建了大量的建筑,还准备翻修有50年历 史的中校区,将于2008年秋季完成的一期建筑工程将投入2.4亿美元。校园中心有杜克教堂。免费的校内公交线路每天持续运行,连接着各个校园。在大西洋 岸边的beaufort,杜克大学拥有一座占地15英亩的海洋实验室。 西校区 学生常把西校区校园称为“哥特式的乐园”。这个绰号来自于校园西区里哥特式复兴运动(兴起于18世纪的英格兰)时期的建筑。这些建筑大部分由julian abele设计,她是美国第一批黑人建筑师。主体的方庭属于非常朴素和早期的建筑风格,与之相对的是,学院方庭的建筑显现出了晚期的法国和意大利建筑风格的影响。 工程学院和行政楼 西校区建筑用的石头采取了七种基本色彩和十七种不同的颜色。学校负责规划和建筑的督导曾经这样形容这些石头,“古老的,吸引人的古代的风格”,而且“比普 林斯顿所用的石头的颜色更为温暖和柔和”,它们看起来有格外的美感因为它们堆砌的方式可以使它们的缝隙间有阴影线。杜克大学的创始人詹姆斯·杜克先生的原 本建议在千里迢迢的从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开采石头,但后来为了节省经费,在北卡的hillsburgh开采了所需石料。西校区的中心是杜克的教堂,它也是…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学校概况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创校于1838年。 由北卡州的烟草大亨詹姆士.杜克(james buchman Duke)为纪念他的父亲老杜克(washington Duke),利用慈善家卡尔(julian s. carr)所慨赠的9000英亩土地,无私无我地投入全部产业和资金,不断扩充而发展成为今日傲视全美的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校训“knowledge and faith”(知识与信念)…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图片简介:临近杜克大学东校区,9th Street是极受学生欢迎的酒吧餐馆一条街。图为坐落在这条街上的”Regulator”书店。该书店经常邀请包括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内的名人来签名售书。 (第二部分,翻译:钟丽娴)报告显示在达勒姆郡(Durham County)的全部被雇佣的居民中,15%在杜克工作。杜克大学是这个地区最大的四人雇主,在他的37,026名雇员中, 超过一半居住在达勒姆郡。去年杜克购买了约2亿630万的当地产品和服务,其中购买额达到$10,000美元以上的商家为829家—这个数字比2003年 的报告中翻了一倍。杜克从女性所有的和少数裔所有的商家中购买的总数达到了3380万美元:这个数量占从所有商家购买总量的比例已经达到12%,是 1997年4倍。 另外的重要信息包括杜克学生在校园外的花费约为9250万,同时杜克的来访者也是达勒姆市和郡的重要的收入来源。 根据达勒姆会议和来访者办公署署长Reyn Bowman,杜克是人们来达勒姆访问的最重要的原因。他手下的工作人员对来访者的消费有追踪纪录。 “我们的研究表明,杜克大学与3亿2500万来访者的消费有关,”Bowman说,“这包括所有会议总数的39%, 所有其他商务的20%, 所有私人访问的75%,比如说是为医疗服务而来的,还有就是旅游观光人数的一半左右也是与杜克有关的。” “如果你想管理一个大学及其所在社区的关系,并且改善这种关系,那就必须对这种关系进行量化。” Bowman说:“影响力的研究就是一种量化。”…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编者按:在中国高等教育风起云涌的今天,有一个人们心头一直萦绕不去的心结:部级高校招生究竟应不应该本地化?正反两方各执一词,难分伯仲。赞同者的理由是“部属高校吃地方饭就要多招当地生”,而反对者的利器为“一所大学带动一座城市”。 面对着这样的困惑,我们不妨把眼光放远,来看看杜克大学和所在的城市北卡州达勒姆(Durham)吧。最近公布的一年一度“杜克大学和达勒姆地区的经济关 系的研究”显示:每年杜克对当地贡献为32亿美元!杜克大学校长Brodhead博士说,这个数据充分凸现了杜克对于达勒姆经济不可或缺的地位。 仔细研究大学与当地经济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经过实地调查、预测和评估,很多谜局与纷争就可能会迎刃而解。在此DukeChina.Org特别邀请药 理系钟丽娴同学翻译了全文,以飨读者。我们相信这样的工作对于国内高校来说,也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注:照片人物为杜克大学校长Brodhead博士和 达勒姆市长Bill Bell先生) 标题:32亿——杜克大学对于达勒姆经济居功至伟 根据最新的一项关于杜克大学和达勒姆地区的经济关系的研究表明,杜克大学对达勒姆市(Durham City)和达勒姆郡(Durham County)每年的经济影响总量据估计达到了32亿美元。 第四届杜克大学对达勒姆的财政影响力的研讨会发现,在2004-2005财政年中,由杜克大学的学生和来访者在当地的花费达到16亿美元。而这16亿美元消费的影响力,至少有两倍那么多,也就是32亿。因为经济学家认为每个花出去的美元在离开当地经济体系的时候至少还要被再消费一次。 1997年的第一次报告显示杜克大学对当地的经济影响力约为19亿美元。在最近的一份2003年的报告显示,这个数字已经达到26亿美元。 “我们从去年秋天开始这项研究, 这个结果在这个时候出来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杜克大学校长Richard…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Paul Carrington,1978年到1988年之间的杜克法学院院长,见证了杜克法学院与中国的联系的开始,下面为第二部分。(编译:陈丽星) 但是在1983年秋天,西民收到了来自大使馆的紧急电话,有人发起了行动促使美国商业部对中国纺织品征收反倾销税。这关系到数十亿的钱。但是西民认识的人中没有懂这个东西的。西民和西庆只能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法学院的没有谁对反倾销税懂的很多,但我们知道华盛顿有几个律师在这方面在行。所以他们得到了一些专家的帮助,写了一个备忘录给中国大使馆去填。在当时的国际政治情况下,这个案子不是很难赢。这样中国无成本的赢了这个诉讼,大使馆非常的感谢杜克法学院的帮助。 几个星期以后,中国教育部的王富孙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高主任来访问了我。他们邀请我1984年夏天去中国,作为中国的来宾,去中国招更多的学生去杜克学习,期待他们将来或许能帮中国解决类似的问题。 我在中国呆了两个多星期,我的夫人贝茜和我们的小儿子陪同我去的。我们被安排去大学去会见谙熟英语的教授以及那些他们推荐去杜克的学生。 在人大,我会见了10个法律教师和5个想去杜克深造的学生。我给了那些学生Hickman V. Taylor最高法院的一份判决书(opinion),然后让他们和我一起讨论。这些都是用英语完成的,这让我很满意。 我和教师们聊天就需要翻译了。教师们没有办公室,图书馆的阅览桌在文革期间作为资本主义教条被彻底清除。这所大学是在1934年的时候在窑洞里建立的,它的历史使命是培养党的领导,正因为如此,它在文革期间存活了下来。不过,在1984年的时候,它又成为教育部下属的了,学生由国家统一考试录取。他们提议让石西民成为他们教师队伍中的一员。他们似乎认为我可以处理这件事。 人大之前从来没有过外国学生,我们谈话的目的之一就是讨论他们能为杜克法学院的学生做些什么。他们愿意提供食宿和教育给杜克的学生,作为交换我们和他们的学生进行合作。我同意1984年带两个学生过来,也许在1985年再带三个。后来我们这边确实有3个同学去了那边一学年。Ross Katchman ’87 and Dan Scheinman…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编者按:格兰特.希尔(Grant Hill)是杜克大学篮球史上的风云人物。他90年来到杜克,于91,92年帮助杜克两夺NCAA的总冠军。他的妻子塔米亚.希尔(Tamia Hill)曾经五次得到格莱美的提名。可能不为大家所知的是:希尔夫妇还是职业收藏家。他们收藏的46件反映20世纪黑人文化的艺术品今天在学校的Nasher Museum开始展出。欢迎大家前去欣赏。 Durham, N.C. — The Nasher Museum of Art at Duke University…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人物素描:赵久苏,毕业于复旦大学法学院。获学士学位(82年),硕士学位(85年)。88年毕业于杜克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博士(J.D.)。现任美国众达(Jones Day)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主管合伙人(Managing Director and Partner)。 久苏自述:(原载“杜克法学院在中国20年”专辑。英文原文,编译:陈丽星) 我们这一代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成长起来的。在1966年(那年我12岁)到1978年之间,我只接受了一年的教育,我能上大学靠的是自学。 在那个时候,中国学生想要成为法学博士是不可能的。不过在我31岁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于是我在1985年来到了杜克――这是我第一次出国,也是我第一次乘飞机。当我来到美国时,感受到了巨大的文化震撼! 我发现所有课本的每一页上都有上百个新的词汇和短语;而每堂课至少有20到25页的阅读任务;每学期都有四五门课。所以我必须以非常快的速度学习新词和短语!很多词语并没有相应的汉语解释,因为两国的社会、文化、经济、历史系统有着巨大的差异。 我仍清楚的记得我的第一堂课《民事侵权行为》,是Robertson教授教的。他是一个退休的海军官员,有着浓重的南方口音。第一个星期我觉得我听懂了60%,第二个星期70%,第三个星期80%,到第4个星期时,我发现我什么也听不懂了。我跑去问Robertson教授:“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竟然回答我说:“祝贺你,Winston。”我问他:“为什么?”Robertson教授解释道:”你以前所做的只是把词简单的放在一起然后计算你听懂了多少,你以为你懂了其实你没有。现在你已经意识到你要越过字面去理解,这样你才能真正懂。” 这给了我一些信心。 由于这些种种的障碍,我要取得一个法学的学位成为了一个异常艰巨的任务。正因为如此,我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感到非常的骄傲。我在Duke受的教育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尤其是一些概念如”被证明有罪之前无罪(疑罪从无)”等。这对我做事的方式有深远的影响。如何做审判如何成为一个理性思考的人,而不是简单的看事情表面。在Duke受的教育给我了最高的专业水准–和客户打交道的方式以及完成我各方面工作的方式。 在杜克教堂毕业典礼的过程中,我感到背上一阵麻刺感–自己是专业律师了!我至今仍能清晰的记得当时的那一刻。 除了我的日常专业事务和管理工作之外,我还在不同的中国法学院任教,我用苏格拉底问答法的方式,并采用中国的真实案件,通过这样的方法来传授我的知识和经验给这些大有前途的未来律师们。我在Duke受的教育不仅有益于我个人的职业发展,现在又通过我的教学帮助了众多的中国学生,我希望还能影响到中国即将到来的法律改革。(完) 赵久苏职业经历简介:在国际公司和商务方面的执业经验逾十二年之久,其中尤以对华业务见长。自1988年至1991年,赵久苏在纽约工作,其业务主要集中于美国公司、房地产、合并与收购以及证券等领域。1991年,赵久苏调往香港工作,并于1996年迁往上海,主要从事公司的商业交易。赵久苏不但在代理外国公司直接对华投资项目和贸易活动的法律事务方面经验丰富,而且对跨国公司客户的法律事务代理也经验甚为广博。此类投资项目和贸易活动涉及的范围广泛,其中包括对华投资、合营企业、外商独资企业、外资企业的重组、雇佣、技术许可/转让、商标许可,合并与收购、控股公司,代表处及其它商务交易等。有一例子可予以左证:赵久苏作为负责合伙人代理了欧洲一家大客户的法律业务,内容有关该公司若干对华投资企业的合并,随后转为一家新的股份有限公司。该业务是中国迄今为止外资企业最大的合并案之一。赵久苏的业务还涉足公司融资,其中包括在上海发行B股的文件起草及注册。…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校友写照:张大年 83年复旦大学本科毕业,86年复旦大学法学硕士,89年获杜克大学法学博士(J.D.)。现任Baker & McKenzie 国际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资深合伙人与首席代表: 张大年的法律领域为公司兼并与收购,商业贸易,WTO。 大年自述: 预测未来,对于国际法律事务所,如Baker & McKenzie来说,公司兼并收购将是增长的一块。每年都有很多国际公司到中国来投资,有一些是为了利用相对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另一些则是要寻找进入中国市场的门路。 知识产权将是另一个增长的区域,另外大型的中国公司(如联想、上海汽车集团、海尔集团等)向国外的投资也将增长。总的来说:中国需要更多的国际律师来帮助处理跨国事务。除了上面所说,dispute resolution建筑和有价证券方面也将吸引更多的注意。 如果没有受到杜克法学院的良好教育,我是不可能取得现有的成绩的。我一直以来都很感激杜克――她不仅对中国学生有慷慨的经济支援,而且提供了高质量的教育。在Baker& McKenzie’s 香港和中国办事处,除了我自己以外,我们还有其他从杜克毕业的律师,我们都为成为杜克校友而自豪。我们很高兴院长、校董会成员和杜克法学院的其他教授们一行最近访问北京和上海并与两个城市的校友相聚。(原载“杜克大学法学院在中国二十年”专辑,编译:陈丽星)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在学校的选择和项目(J.D./LL.M.)的选择上会有不同的考虑。但总体而言杜克法学院的优势如下: 1 排名。排名当然不完全等同于学校的实际实力,更不直接反应每个专业或项目的师资情况。但由于排名是最直观的衡量标准, 无论对于学校的选择还是将来的就业都是非常重要的。杜克大学在美国是屈指可数的名校之一。杜克法学院也是美国前十位的法学院。 2 与中国的联系。作为中国学生,自然还要关注学校在中国的认可程度。杜克法学院与中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并且越来越关注中国市场。2005年6月,杜克法学院在中国庆祝其第一名中国学生毕业20周年,并在清华大学举办了学术交流活动。杜克也有较好的校友网络资源。例如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原证监会副主席)高西庆、White & Case 北京的合伙人李晓鸣、Jones Day上海的合伙人赵久苏和Baker & McKenzie上海的合伙人张大年等等都是杜克法学院毕业的。 3 师资。 由于不知道其他学校的情况,所以不好作出准确的横向比较,就我个人而言,对于学校的课程设置、教授授课水平和学校硬件设施整体都比较满意。…

杜克采风 | Duke Info
0

作者简介:张岚,安徽蚌埠人。2000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学院。02年代表南京大学法学院辩论队,获得Willem C. Vis 国际商事仲裁模拟庭比赛中国赛区冠军。04年进入杜克大学法学院攻读LL.M学位。现在在哥伦比亚大学做Post doctoral research scholar, Edwards Fellow。本文对美国法律教育体系做了一个简要介绍,原载《东方晨报》。 美国的法律教育是怎样的? 众所周知,美国没有法律本科,法学院的学生在大学里不被叫做“研究生”(graduate student),而是和医学院、商学院、公共管理学院的学生一样,被称为“专业学生”(professional student)。美国法学院的教育毫无疑问就是以培养高度专业化的律师为目的,这一点,即使最强调学术导向的耶鲁法学院也不例外。J.D.作为美国法学院的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学位,很可以拿来跟我们的法律本科做比较。事实上,我们在国内拿的法律本科学位在申请美国法学院的时候的确被认为和J.D.相当(“J.D.Equiva-lent”)。薛涌先生似乎完全忽视了贺教授把J.D.翻译成“法律博士”而不是“法学博士”的深意,那并不是一个学术导向的学位―――这个“法律博士”毕业都不用写论文的―――但这可决不意味着他们不“专业”,只是他们的专业体现在“职业化”,而非“学术化”上。 LL.M.可以说就是一个为外国人了解美国法而设置的实务导向型的学位,它主要吸引的学生就是外国的律师,因为他们可能有做美国业务的需要,通过这个一年(其实上课只有九个月)的学位可以获得考美国律师的资格。在我读杜克法学院LL.M.期间,同学中一个美国人都没有,这其实也是美国绝大多数法学院的情况。虽然通常有毕业论文的要求,但是一般都可以用seminar的课程作业代替。美国J.D.读LL.M.的例外出现在顶尖的几所大学里,正如贺教授总结的,因为原来的J.D.的法学院牌子不够响,或者是走更加专业的方向,比如纽约大学法学院的税法LL.M.就很能招到一些美国学生。 在美国法学院做教授有J.D.背景就足够了,当然需要加上很多年的实务工作经验,或者一个博士学位,但拿的也是法学院以外的其他学科的博士(Ph.D.)。美国法学院里唯一纯学术化的学位是S.J.D。S.J.D.的入学标准是必须有LL.M.学位,可以想见更是非常小的项目。杜克法学院每年招一到两个人,哥伦比亚法学院大概是六个左右。无论如何,学术研究仍然只是LL.M.里很小的、很不主流的一部分,毕竟LL.M.只是一个硕士罢了。…

1 2 3 4